×

娱乐八卦

废物,第二章恶奴,却又不敢相信,赶紧又去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

admin admin 发表于2022-08-11 12:28:33 浏览61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请点击上方

免费关注此账号!

“废物,第二章邪奴陈九娘有这个想法,但又不敢相信,赶紧去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她惊讶地发现,儿子的笑容不像以前那么傻了。然后她看到了他的眼睛清澈明亮,却又带着一丝狡黠,陈九娘一惊,她的儿子似乎一点都不傻!但怎么感觉怪怪的?其实叶空也心虚,发现陈九娘九娘盯着你自己看的时候,心里满是绒毛。老太太,你在看什么?我留了个傻儿子,换了个聪明帅帅的冰雪,你可以偷偷玩玩! 当然,叶空没有这么说,连忙笑道:“娘亲,你不觉得今天的空儿和以前不一样吗?呵呵,你不会 不用担心,儿子还是你的儿子,跟假的一样。至于为什么不一样,那是因为我今晚做了一个梦,一个白胡子老头说,从今天开始,你就不会傻了……所以,我的脑子好用,你好,妈妈,别哭!”听着儿子流利的话语,陈九娘已经泪流满面,她好幸福,这些是幸福的泪,幸福的泪,激动的泪……这陈九娘也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从那以后她就丑了小时候家境贫寒,兄弟姐妹多,小时候生活并不好尤其是刺绣,那玩意儿栩栩如生。女人再熟练,再善良,也没有人愿意长成这样。苍南大陆没有整形医院。给乞丐发两百字,乞丐不会答应。

所以陈九娘十八岁的时候还没有结婚,算是大龄青年了。如果找不到老公的家人,我就不能在她父母家免费生活和吃饭。陈九娘在业余时间帮人做针线活。陈九娘的感情生活虽然一片空白,但工作还是很顺利的。她技术娴熟,不怕吃苦。来来往往,她赢得了镇南将军府的赏识。叶家老太太让陈九娘每天都来将军府做刺绣工作,从临时工变成了固定工。日子不好过,但也充实。不过,这个女人倒是够倒霉的。她在刺绣方面做得很好。一日中午,镇南将军叶浩然喝醉了。正好陈九娘在绣房里。巧合的是,叶大人又从右边看到了这位小姑娘。那时的叶大人年轻有志,战功赫赫。所谓口好,胃口好,心情好,姓氏强。醉醺醺的叶将军见这绣花姑娘长得不错,很好,而且喝了酒后很冲动,自然不管姑娘愿不愿意,一把将陈九娘拽到了床上。当叶大人醒来,看到怀里女人那张宛如车祸现场的脸时,心中的厌恶可想而知。本来,叶将军跟女孩子玩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知道这一次,陈九娘竟然怀孕了。十月,她怀孕了,又胖又白的叶空出生了,叶浩然的老妈妈很喜欢。于是陈九娘时不时过来操作,正式住进了靳夜家。当然,绝对没有地位,三妻四妾也不是她的。

不过这对陈九娘来说也不错。有一个独立的院落,两个丫鬟,还有一些零散的银子。作为一个普通家庭的女人,这就够了。可好景不长,老太太驾鹤西游,大太太几年前去世,一家之主成了心胸狭窄的二太太。于是陈九娘的丫头被调走了毅少爷的贱奴,钱越来越少,送来的绣工越来越多,慢慢的成了佣人。叶浩然一开始是看着儿子的脸来帮自己的,但是等到叶空长大后,叶大人却惊讶的发现,这小子不仅舌头不好,连脑袋都坏了。事情。很快,陈九娘就从仆人变成了仆人。过去我做仆人的时候,只为主人做刺绣工作。现在,连那些小女孩都把缝纫工作送过来了。就算陈九娘努力工作,从不埋怨,每天还是要绣到深夜,绣不完。总之,这个女人很惨。她这辈子基本上没有过好日子。她长得丑,还生了个傻儿子。普通的东西。有一些歌词最合适。“我好像看出一场悲剧正在上演,戏里一点欢乐都没有……” 可谁知道上帝的眼睛睁开了,儿子一觉醒来也不傻。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只能用眼泪来表达。“妈妈,别哭了。” 叶空有些慌张。大多数男人都怕女人哭,他也不例外。“孔儿真好,妈妈开心。” 陈九娘含泪说道。“只要开心,开心就好。

”夜空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也酸了,伸出小手帮陈九娘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没有避开那道黑红相间的伤痕。“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的。你脸上的黑斑是给你的。”伤疤。”叶空斩钉截铁的说道。陈九娘觉得儿子在安慰自己,她擦了擦眼泪,笑道:“那妈妈等你长大了,为她统治。”不长大也好。“夜空认为,世上没有难处,只有有心的人。陈九娘不想让儿子为了治面子耽误自己的前程。他曾经是个傻子,现在他不是再傻,他总要练文练武。她笑道:“这事你别着急,反正我妈妈已经习惯了。““这是如何运作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母亲,以后谁敢四处张望,叶空,肯定会打他的母亲,认不出他。”夜空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这傻孩子毅少爷的贱奴,还胡说八道,怎么能看人就打人呢。” “陈九娘听他说的好笑,笑着教训。“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应该被殴打!” 叶空说着笑了笑,然后扶着陈九娘道:“娘,我们回屋里说话吧,我以前都知道自己不会读书,很多东西也不懂。 “……我想问你一两件事。” ”陈九娘听了儿子的话,越是灵动,而且他越优雅,高兴的时候就别提了。就在夜空和陈九娘在月下相遇交谈之际,隔壁房间里也有一男一女拉开窗帘,亮了起来。油灯。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黄脸男子。他撩起裤脚,咒骂道:“谁在大半夜哭嚎?妈的,我三更才刚回来,想和我妈吵架,我就不能安分守己。”公婆!一个中年妇女斜躺在帐篷里,拉着薄薄的被子骂道:“不是隔壁那个女鬼和她的傻小子。隔壁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拉开窗帘,亮了起来。油灯。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黄脸男子。他撩起裤脚,咒骂道:“谁在大半夜哭嚎?妈的,我三更才刚回来,想和我妈吵架,我就不能安分守己。”公婆!一个中年妇女斜躺在帐篷里,拉着薄薄的被子骂道:“不是隔壁那个女鬼和她的傻小子。隔壁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拉开窗帘,亮了起来。油灯。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黄脸男子。他撩起裤脚,咒骂道:“谁在大半夜哭嚎?妈的,我三更才刚回来,想和我妈吵架,我就不能安分守己。”公婆!一个中年妇女斜躺在帐篷里,拉着薄薄的被子骂道:“不是隔壁那个女鬼和她的傻小子。

“我会吼两下,让他们停下来。” “中年男人刚想打开窗户。喂,老四!” 突然中年女人也从床上跳了下来,抓住男人的胳膊,笑道:“你真笨, ” 你这样喊,他们已经停了,可是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叫老四的中年人摸了摸头,疑惑道,“我们还有好处?” ” 中年妇人用力推男人,骂道:“你怎么这么傻?老四一听,笑道:“还是家里聪明的老婆,看我用力敲她,这么丑的女人,这么笨的儿子,要钱花在鸟身上,还不如打翻给我们。”小三在找武者!四夫人见状笑了起来男人恍然大悟:“你这混蛋终于觉悟了,快点回来,我还没吃饱呢。” “老婆,等着吧!”那个叫老四出去的人,三步两步,老四冲到隔壁,冲着正要进屋的叶空妈妈吼道:“喂!我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半夜哭什么?不让别人睡觉?叶空抬头一看,从院子外走进来的人,是一家人,四十多岁,衣衫凌乱,他看起来就像刚从被子里爬出来一样。找到这个人。房子的经理李老四就住在隔壁,因为他是二妻的远房亲戚,平时欺负两个女孩。“哦,是李经理,对不起,孔儿只是神志清醒,我忍不住高兴的叫了起来,实在是忍不住了。

”陈九娘连忙上前道歉。“妈的,白天看着你的脸,晚上就大喊大叫,那个白痴除了吃猪粮正常吗?” “李老四没有放弃的意思。”你放心,以后不会的,不会的。”陈九娘不停的鞠躬道歉。但李老四并没有看到银子,自然没有停下,再次喊道:“你以为我容易吗?” 我半夜醒来,刚睡着就醒了!我刚拿了几两!“这话一出,陈九娘就明白这是敲诈勒索了。据说这笔钱太不合理了,可是为了她的孤儿寡母,她只能花钱消灾了。陈九娘” s每月的钱本来是扣的很少。她舍不得用,最后被别人打得干干净净。月底,她也有些紧张,摸了摸自己的衣袖半晌,才拿出一颗小小的银薏仁递给了李老四。“李管家,我们到了。孤儿寡妇,小事一桩就麻烦你们了。”又不是孤儿寡妇,又不是欺负你们!四厉冷哼一声,掂了掂手里的钱。他有些不满,实在是太少了。“我就是想用这点小钱杀了我!李老四把小钱扔到陈九娘面前,骂道,“明天一早,我会向二奶奶汇报,说你大半夜吵, 吵得人睡不着, 把你赶出将军府!” “陈九娘着急了。他们母子无依无靠,天下难事。如果她离开将军府,只会更惨。这是她最担心的。别着急,先把这笔钱拿走,当我欠你的,我会在月付的时候还给你。

” 陈九娘连忙将银子捡起来,塞进李老四,又不停的鞠躬。 “差不多了。” “李老四收起银稗,恶狠狠地道:“二两!“对,两两,李先生,你慢走。” ”陈九娘松了口气,但她又担心了,离月付还有几天,还没钱,日子怎么过?李老四达到了第四个目标,得意洋洋地转身,转头,却见一向发疯的叶空,拿着砖头,挡住了院门,叶空胸口一吹,怒火在胸中翻腾,仿佛要炸裂一般随时出去。过分了!流氓,地痞,也不算过分!就因为你在晚上大喊大叫,如果你哭两次,就会被勒索。有什么理由吗?更何况,明知道你家没钱,下个月的月供我还是要预约的。你们这些混蛋有没有想过我们母子没有钱怎么活?你必须杀人!他知道自己刚来这里就应该低调,他知道冲动是魔鬼,他知道退一步,退一步向天空……但吞咽不是他的性格你的声音!低头装孙子不是他的工作!再忍一忍,你就会变成忍者龟!“放下钱,向我妈道歉!否则,你可以进出这扇门!”夜空仿佛回到了汉正街,歪歪斜斜的站着,掂量着手中的砖块,眼眸微眯,眉头一挑,带着轻蔑之色,脸上挂着一抹冷笑。“哟霍!” “那四离被如今的叶空给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口齿伶俐,脾气也很好,莫非他不傻?不过就算他不傻,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就算他不傻,那又如何?这四离惊讶却不惧,冷笑道:“还真是不傻,他会把自己当做主子,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会让你又傻了!”李老四还以为这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不敢真出手。他的眉毛轻蔑地扬起,脸上挂着冷笑。“哟霍!” “那四离被如今的叶空给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口齿伶俐,脾气也很好,莫非他不傻?不过就算他不傻,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就算他不傻,那又如何?这四离惊讶却不惧,冷笑道:“还真是不傻,他会把自己当做主子,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会让你又傻了!”李老四还以为这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不敢真出手。他的眉毛轻蔑地扬起,脸上挂着冷笑。“哟霍!” “那四离被如今的叶空给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口齿伶俐,脾气也很好,莫非他不傻?不过就算他不傻,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就算他不傻,那又如何?这四离惊讶却不惧,冷笑道:“还真是不傻,他会把自己当做主子,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会让你又傻了!”李老四还以为这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不敢真出手。他心想,这小子口齿伶俐,脾气也很好。难不成他不傻?但就算他不傻,他也只是个孩子,哪怕他不傻。所以呢?这李四吃惊却不怕,冷笑道:“还真不傻,他会把自己当做主子,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又把你弄傻了!”李老四心想这小子只是用砖头虚张声势,不敢真出手。他心想,这小子口齿伶俐,脾气也很好。难不成他不傻?但就算他不傻,他也只是个孩子,哪怕他不傻。所以呢?这李四吃惊却不怕,冷笑道:“还真不傻,他会把自己当做主子,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又把你弄傻了!”李老四心想这小子只是用砖头虚张声势,不敢真出手。

这个白痴以前骂人杀鸡,鸡多可怜,还打人砖,他能行吗?可谁知道,叶空用砖头射人,却是他的强项。过他的砖头的,不是一千八百。没有说他做不到。“砰!” 一块砖头毫无悬念地打在了李老四的脸上,让他呻吟出声,流鼻血。李老四吓得蹲下来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孔儿,不要!” 陈九娘看到如此血腥的打斗场面,吓得连忙冲过去拉住了叶空。“娘亲,马山被人骑,任山被人欺负,你越弱,这个恶奴越打他的鼻子和脸,嘿嘿,我要他们从今以后明白,这个院子里还有一个。恶人是骗不了人的!”叶空咧嘴一笑,推开陈九娘,看着蹲在地上的李四,将砖头一圈,对着额头上的另一块砖头。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喊道:“别打了,要了你的命。” “道歉!” 叶空大喝一声,“对不起,对不起。” 第四李被两块石板给吓了一跳。半晌,他只觉得头上和脸上都是血,眼看着叶空的砖又要掉下来,连忙抱住叶空的腿,大声哀求道:“八少,是老奴,我不要睁开我的眼睛。我求八爷救下奴隶的命。” 她妈妈有必要早点说吗?奴婢就是没有眼睛。”叶空残忍的笑了笑,用砖头拍了拍。李老四嘴巴的出现,让李老四真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怖。“我没有长眼睛,这个老“奴婢再也不敢了。”李老四说着从袖子里取出银扣,心里却是恨透了叶空母子俩。二嫂,让她收拾你!师父?”这么小的念头怎么能瞒得过叶空,他翻了个白眼,道:“告诉你,我不怕,你知道我之前做了什么吗?我是流氓!谁?你要是惹我,我就杀了他!记住!不管我有多坏,我都姓叶!你要给我一个教训,除非叶家死了!”

”陈九娘又一把搂住了叶空的手臂,生怕他不正经不正经,杀了人就不好了。“走开!”叶空说着,李老四捂着头和脸,不敢动手。回头看看。风暴?只有让自己更强大!踩在所有欺负你的人身上!叶空坚定了自己的信心。既然来了,他就全力以赴,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我们不能给地球的流氓丢脸!你洗碗吃力,你有什么用” “老板,我会努力的,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没用的东西,另一边,满脸委屈的段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身边的饭碗堆积如山,一脸的悲伤。这是他连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因为在茶馆打工,不小心弄坏了一个茶碗,老板娘让她去后院洗碗。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体格健壮的人也受不了。所以段奕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很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可是看着眼前的无数碗,他想死。另一边,满脸委屈的段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身边的饭碗堆积如山,一脸的悲伤。这是他连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因为在茶馆打工,不小心弄坏了一个茶碗,老板娘让她去后院洗碗。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体格健壮的人也受不了。所以段奕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很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可是看着眼前的无数碗,他想死。因为在茶馆打工,不小心弄坏了一个茶碗,老板娘让她去后院洗碗。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体格健壮的人也受不了。所以段奕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很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可是看着眼前的无数碗,他想死。因为在茶馆打工,不小心弄坏了一个茶碗,老板娘让她去后院洗碗。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体格健壮的人也受不了。所以段奕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很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可是看着眼前的无数碗,他想死。

看着天空中的飞鸟,它们自由飞翔的样子,段奕望有些发愣…… 渐渐的,眼皮沉重,大脑也渐渐失去了知觉,段奕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看到了自己因病去世多年的父母。他们非常平静,在另一个世界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看到他们和蔼可亲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也不停的招手。段奕缓缓的往前走着,在那个看似幸福的世界里,似乎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段奕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地,身体有了一种漂浮的感觉,然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去。“我怎么了?” 段易惊讶的说道。但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从地上抬起头来,脸上挂着美丽的笑容。天上暖暖的阳光不断的照在他的脸上,让他很舒服,一个曾经很熟悉的声音响起。“奕儿,你最近怎么样?” 段奕一怔,这个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荡,但这个声音他却很熟悉,因为那真的是他父亲的声音。低头看着地面,父亲依旧用那张慈祥的脸看着自己。段易忍不住,眼角的泪水流了下来。自从父母去世后,他一直孤独,被嘲笑,被忽视,甚至被看不起。他从未向任何人抱怨过这些悲伤。是他一直吞下去。毕竟,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怎么可能被别人看不起。

他有些难过,默默地看着地上的父母。这时候,他想在心里咆哮,表达自己这几年的委屈。父母过世后,他无奈,只身去饭店打工。吃伤口。然而,地主一家人却能吃得如此轻松,那里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睡不着是家常便饭,吃不下饭也是家常便饭,有时还被打得严严实实。这些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就像我刚洗过的饭碗一样,这是我经常做的事情,而且我已经习惯了。十五、十六岁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所有的起起落落,顿时忍不住大声叫道:“爸爸妈妈,孩子的生活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 一个悲伤的声音响起。大地如同从天而降的呐喊声,势不可挡。段毅一直在哭,仿佛要把这几年的伤痛一下子喊出来。可在父母离开之前,身边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找人倾诉了,但段易知道,这一定是他自己的一个梦想。在梦里,他还希望有人照顾他?这只是一个梦。但看到自己的父母过着如此幸福安宁的生活,世间也不再留恋,何不回到父母身边做一个快乐无痛的孩子呢?于是,段奕伸开双臂,大声喊道:“爸爸,妈妈,我想你了,我相信很快就会再见到你。” “逸儿,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卧龙大陆还需要你。” 父亲 声音还在空中飘荡。段奕笑道:“爸,你知道吗,我只是一个平和的人,就算我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又怎么可能好过呢?不是和现在一样吗?” “你错了,如果我活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不会说这种话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生存在里面会有一定的价值” “价值?爸,你别笑我,我的价值是不是天天洗碗被打,那个臭婆婆欺负我,他女婿欺负我,连她的狗都欺负我,你怎么办叫我活下去,我的价值在哪里?” 段易说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浑身都在颤抖。我只是一个和平的人。就算我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又怎么能变得更好呢?不是和现在一样吗?” “你错了,如果我活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不会说这种话,但现在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生存在其中会有一定的价值。” “价值?爸,别笑我,我的价值不是天天洗碗被打,那个臭婆婆欺负我,他女婿欺负我,连她狗欺负我,你叫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 段易说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浑身都在颤抖。我只是一个和平的人。就算我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又怎么能变得更好呢?不是和现在一样吗?” “你错了,如果我活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不会说这种话,但现在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生存在其中会有一定的价值。” “价值?爸,别笑我,我的价值不是天天洗碗被打,那个臭婆婆欺负我,他女婿欺负我,连她狗欺负我,你叫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 段易说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浑身都在颤抖。不过现在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生存会有一定的价值在里面” “价值?爸,别笑我,我的价值不是天天洗碗被打,那个臭婆婆欺负我,他女婿欺负我,连她狗欺负我,你叫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 段易说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浑身都在颤抖。不过现在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生存会有一定的价值在里面” “价值?爸,别笑我,我的价值不是天天洗碗被打,那个臭婆婆欺负我,他女婿欺负我,连她狗欺负我,你叫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 段易说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浑身都在颤抖。

相关文章

评论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