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蹈 优人神鼓 艺术

李蝴蝶▎《时间之外》:“神圣舞蹈”(组图)

admin admin 发表于2022-06-24 21:26:42 浏览2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玉人神鼓

身体是表演的精髓

丽蝶

优人神鼓演出信息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

▎《超时空要》:《神圣之舞》

6月24日,玉人神鼓现身国家大剧院歌剧厅。这是他们大陆之行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八年来,我一直在等待雨人神谷的到来。我还清楚地记得看《金刚之心》时的兴奋。黄志群的鼓声,能让人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狂喜。但这一次他带来了《Out of Time》。

时间一直是整个人类最执着的命题。有时它是赫拉克利特斯的一条河流,有时它只是一个吸干一切的洞。玉人神谷几点了?时间之外呢?刘若玉和黄志群选择了当下这一刻作为时间的起点。开场的《大阵雨》就是这样,像喝了头,破天覆地,一不留神——密密麻麻的鼓点从天而降。由于周朝有八音,鼓为群音之首。“黄帝杀夔,以皮为鼓,闻五百声。” 轰隆隆的鼓声自古以来就在大地上久久不散,而这沉重的阵雨直接落到了现在。投影是高速摄像机捕捉到的雨滴图像。犹如疾驰的羽箭,穿越时间的帷幕。

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

随后,白袍舞者黄志群在台上旋转。

这种舞蹈来自科尼亚转舞。中世纪伊斯兰神秘主义苏菲派大师梅夫拉娜·塞拉莱丁·鲁米(Mevlana Celaleddin Rumi)在土耳其中部城市科尼亚(Konya)进行忏悔。有一次他听到铁匠铺的叮当声,感受着宇宙中的一股魔力,不由得抬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弯越来越长,鲁米似乎正在与世界上的一切交流。科尼亚舞蹈诞生了。由于它是从苏菲派中诞生的,所以从一开始就具有一定的神性。刘若羽将《超越时间》列为“神舞”,将科尼亚舞置于作品开头,不无深意。关于神圣的舞蹈,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它,我们应该从格洛托夫斯基开始。而格洛托夫斯基是刘若玉的启蒙老师。

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

▎追踪技术:表演者进入神性的方式

1983年,刘若玉又名刘敬民。她离开台湾,独自前往美国学习戏剧。仿佛命中注定,她在格罗托夫斯基离开波兰前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来到了美国。1983年至1986年,格罗托夫斯基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进行“客观戏剧”研究。刘若玉有幸在200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在师父的指导下学习了一年。客观剧院是格洛托夫斯基剧院方向的过渡时期。之后,1986年,杰弗里来到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带领托马斯·理查兹等十几位弟子建立了自己的Alan That(净化之地),从此,格石正式进入了ART AS VEHICLE的阶段(或者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艺术创作作为一种个人自我/生活实现/解放的方式)。刘若羽读书的时期,正是大师新思想形成的时期。

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

溯源剧场的概念是什么?怎么去宜城?格洛托夫斯基从小就体弱多病,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阅读。其中两本书对他的一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雷南的《耶稣生平》和布兰登的《秘印之旅》。前者深奥是因为它是波兰的禁书,后者深奥贯穿一生:

“当我阅读布兰登报告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发烧,而且一直持续。不久之后,我开始抄录火焰山圣人(Rahmana)、伟大的印度教先知和来访者之间的对话。我开始发现我并不是我想的那个怪胎。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人知道并深入了解他的奇怪和不寻常的可能性……从这一刻开始,我踏实了,我开始探索“我是谁”。火焰山上的圣人对来访者重复道:你只要不停地问“我是谁”,这个问题就会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你的自我就会消失,你会找到真实的东西……越靠近这个源头,我就越少,就像顺着河流上溯到源头一样。”

追剧与仪式和古代表演传统密切相关。1969年至1976年间,葛吉夫四次前往印度,其中包括对他影响深远的火焰山。之后,他找到了几位印度歌手和瑜伽士加入他的跨文化工作团队。在这些古老的身体技术中,古多夫斯基提出了他的溯源技术:步行、树木崇拜、科尼亚舞、拜日式、瑜伽……通过这些技术,格洛托夫斯基以表演者的身份进入了众神之中。性方式。这些后来由台湾的刘若玉开发,作为训练演员的一种方式,如云脚、守夜和拜日。

优人神鼓演出信息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

▎神圣演员-神圣戏剧-神圣舞蹈

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

但柳若玉毕竟不是格洛托夫斯基,她的出身在东方。她去了庙会,终于找到了自己文化的源头——狮子鼓。狮子鼓是地道的中国文化。舞狮的传统在南方多于北方,特别是在福建和广东地区。

与鼓的相遇是她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这不仅是一次文化自省,她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黄志群。黄志群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打狮子鼓,是南粤文化的代表,后来来到台湾的云门舞剧院,然后遇到了刘若玉。离开云门后优人神鼓演出信息,他一个人去了印度,在那里他得到了一个令人头疼的说法:“冥想就是一天24小时活在当下”。“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黄志群被自己的问题给难住了,他开始寻找他的来源。打坐打坐打坐……黄志群回来后,游人神宫正式成立。

刘若玉老师葛实提出了“神圣演员”的概念:“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如何让演员自然成熟:症状是某种张力被拉到了极点,彻底去除一切伪装,展现最一个人的私密和难以理解的部分——在这样做的同时,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自我夸大或自满的迹象。他完全奉献了自己。演员掌握的这种“恍惚”技巧(来自他自己的存在)以及所有的身体和精神力量“从最隐蔽的本能中浮现出来),让这些精神和身体的力量以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出现。我们正在做减法——不是收集技能,而是消除障碍。” 这个终点 那是一个演员的终极梦想。

那么刘若羽反复强调的“神舞”从何而来?1979年,戏剧大师彼得·布鲁克拍摄了一部传记片《邂逅非凡的人》,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叫葛吉夫。这部作品讲述了圣舞创始人葛吉夫在修行过程中遇到九个陌生人物的故事。他按照异人的吩咐,一步一步的走向圣舞。他通过神圣的舞蹈获得了精神的超神圣体验——身体通过运动得到升华,就像海德格尔所说的承载精神的容器——人、神、天、地都汇聚于此。

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

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演出信息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

▎让人脱离肉体的艺术

刘若玉创办游剧院时,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方法是她的主要方法。在她与黄志群一起创立游人神鼓后,由葛吉夫重新开发的古老的神圣舞蹈练习开始进入世界。在整个舞蹈系统中。一个舞蹈剧场被打破,一个冥想的修行场被建立起来。这也是为什么Yujijinko不是某种意义上的传统舞蹈团,而是被定义为表演团体的原因。可以说,御金金谷开发了格洛托夫斯基的系统,在自己的开发中又遇到了神舞。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什么玉人神鼓的听众中有很多佛教徒。

玉人神谷所做的,是一门让人感觉脱离肉体的艺术。刘若羽将表演者定义为优秀的人,“古代表演者”。她没有指出的是,这群人在古代也代表了一种讨神喜悦甚至祭祀的人。这群人通过表演“变美”。

从表现形式来看,《金刚之心》已经完成了玉人神鼓的塑造,《超越时间》并没有进行太多的概念突破。没错,《金刚之心》所突破的,就是那色相,终于达到了虚无的境界。《超越时间》中呈现的“恍惚”过程也有各种邪恶障碍的羁绊,“空虚”也是最终的归宿。不过,这些话对羽人神谷来说可能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既然选择了神谷作为修行方式,那么自成圣化和化身已经是一种内在的需要。

通过对玉人神谷的梳理,一个属于表演者的线索逐渐显露出来:演员,一个古老的祭祀团体和艺人,是如何穿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格洛托夫斯基和葛吉夫三人的?大师完成了表演三位一体的殿堂建设——身体成为表演艺术的精髓优人神鼓演出信息,表演成为心灵合一的场域。来自中国大陆的冯远征曾在德国研究过格罗托夫斯基的表演体系,可惜葛的体系在中国一直是个传奇。

彼得布鲁克有句名言:“我可以选择任何空间,称之为舞台。一个人在别人的注视下穿过这个空间,这就构成了一场戏剧。” 在任何空间里,只有人在走,结束的时候只是一个舞台。身体的本质就是舞台的本质。表演一直是身体的艺术。

优人神鼓演出信息_一片神鸦社鼓的鼓_优人神鼓 2017演出上海

评论

访客